[1] 
点击: 13012  回复: 1  已被0人收藏

 我的回忆!

3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9-03-29
发帖:2+0

我最****一次离开乐都城是2017年的3月份。那时,刚好白杨树的的芽孢泛绿、柳树的枝条发青,风中带着土和暖的味道……我从飞机上看着我生活了22年的城市,找不到它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还在一个夏天暴雨后的闷热中踏上过归途。暴雨过后,被雨水淹没又露出的路面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秽物。蓝色的施工挡板挡不住污水横流,人们从脚手架下穿行。汽车快速驶过的声响就在耳侧,乐都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城市化迈进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们离开一个城,然后想念它,然后再回去,陌生感蚕食着我们的记忆。周而复始,这个城,就成了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他的城陌生起来,高层越来越越多,同质化的城市生活蔓延在曾古朴的小城。我尽力的想她原本的面貌和我在她怀抱中时的生活,思绪在风中散开……1.“乐都城”之名,听说得自西周穆王。他在会西王母之时经过乐都城,很喜欢那里的温和的气候,于时说了一句“温谷乐都城”。于是这个温暖的地名就流传了下来。在距离我家下沟村不远的柳湾村,曾经震惊考古界的古人类遗址,给出了乐都城曾经存在古文明的证明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从此,乐都城4000多年的文明史经历了不同的朝代,“乐都城”也以不同的名字被写进历史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史料记载,秦汉以前,乐都城属羌戎地。汉武帝元鼎六年(前111年),汉军进入湟水流域,乐都城地区归入汉朝版图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汉宣帝神爵二年(前60年)设破羌县,属金城郡。公元399年,鲜卑秃发乌孤迁都乐都城,至公元414年被西秦所灭,乐都城基本上是南凉国的都城。南凉,这个旧称颇得老百姓喜爱,如也经常有人提起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北魏孝昌二年(526年),改乐都城郡为鄯州,移西都县于乐都城。隋文帝开皇十八年(598年),改西都县为湟水县,隶属鄯州(沿今乐都城)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唐高宗仪凤二年(677年),置鄯州都督府,督领鄯、河、兰、廓四州军政事务。开元二年(714年),唐置陇右节度使于鄯州,辖治陇右12州,使乐都城成为西北地区的政治、经济中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宋时,乐都城称邈川、湟州、乐州。元时,乐都城属西宁州。明代先后设碾北卫、西宁卫碾伯右干户所,清雍正三年(1725年)改为碾伯县。民国十八年(1929年)青海建省,改碾伯县为乐都城县,沿用至今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4000年前的乐都城掩埋进柳湾的墓葬中,出土的文物记载着那段文明。人们手拉着手,在红土做的陶器上跳舞,欢庆丰收或者狩猎有获。遗憾的是,我只在上初中时去过一次柳湾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初中时还学过一首王昌龄的诗“青海长云暗雪山,孤城遥望玉门关。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”虽然学者们说此“青海”非我“青海”诗中的豪情壮志却不言自明,而且因为提到青海二字,让我们学起来感觉特别亲切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边塞、关外,古来对青海边远的写进了诗里。有一年全国两会,青海以“在哪遥远的地方”为宣传口号,“遥远”的青海让内地人很陌生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上大学时,有人说“青海啊,是个好地方,那边的海很漂亮。”这自然是将“青岛”和“青海”混淆了。或者有人会说:“青海啊,是甘肃的省会是吧。”……如此种种的误解最初还想解释,后来任由他们说好。由此,属于青海腹地的乐都城更是鲜有人了解。湟水河也被误以为是黄河。然而,有一天,外地人这样的陌生感会出现我的心里,那一天或远或****,也许就在离开她22年之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可是,无论如何,外地人是怎样的缺乏了解和忽视,乐都城就躺在湟水河身边,沉默不语。我曾今深爱这里,并有着天然“乐都城的沙果子比你们的鸡蛋大”的优越感和骄傲。湟水河浸润的土地,****整肥沃,因此富饶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.我小的时候,并不知道乐都城是个县城。同班同学说,乐都城人在房间里拉屎,然后用水冲走。除此之外,就别无其他印象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第一次去乐都城是因为本家奶奶去世,爸爸被派去县城买菜。那天爸爸带着我和四姐还有几个伙伴去乐都城。拖拉机颠簸、阳光暴晒,几个人口干舌燥,可是看着倒退着的风景,我们已经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家盐城牌拖拉机那时还很新,我们在车厢里喊着,“爸爸四档、四档”。那曾是我们体验过最快的速度,拖拉机黑烟一冒速度加快,兴奋就传递到全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赶到乐都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,几辆拖拉机在一个馆子前面停下。大人们要吃面片,给小孩们每人点了一盘干拌面。细嫩的牛肉、绿色的葱花、劲道的面条,我们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盘干拌吃完了。那成了我吃过最好吃的干拌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馆子里的人们穿着白色的衣服,有的和面、有的拉面、有的煮面。最让我羡慕的是那个分配牛肉末的男的,他要是吃饭可能就是想吃多少舀多少。后来才知道这个馆子是乐都城闻名的大****。后来,不再吃到那样的味道,这馆子也跟我一样,青葱岁月总是消失的很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大人们吃完,把我们留在乐都城商场门口。我们冲进商场,凉凉的风从空气中吹过。水磨石的地板很干净,我们就坐在地板上,打闹着。营业员赶,我们跑出去,一会儿,又跑了进来。大人们很快就回来了,拖拉机拉着我们和蔬菜踏上返程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逛乐都城被写进社火。我一直只知道“逛乐都城”,却不知道逛拉萨的《逛新城》”,以为这歌的原创写的就是“乐都城”。歌词里有一句“新华书店真是好,里面摆满了……”等过了几年我去了乐都城,新华书店并没有歌词里传递出的光亮、宏伟。是一个矮矮的楼,店员的脸色难看,卖的都是给大人们看的书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一年,妈妈去乐都城办年货,从新华书店买回来****和****的画像,贴在我家南房的“中堂”的位置。我还记得周****穿着蓝色的中山服,安静的注视着淘气的我们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3.乐都城形象具体起来的时候,我们姐弟就渐渐长大了。我的三姐去乐都城考试,经常借住的在妈妈的爷爷、我的太爷家。太太为人和蔼,太爷是县里的领导,也没有架子。过年我去太太家拜年,都会收到压岁钱。太太有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儿子。是我的“爷爷”,因为姓阿,所以他外号叫“阿滋猫”。他的同学在楼下喊他,用城里的口音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听到喊声,他就带着我去广场上散步。“阿滋猫爷爷”会在伙伴面前说,让我喊他“爷爷”。他比我长几岁,他领着我从党校出发,一直走到广场。凹凸不****街道上,汽车经过时扬起灰尘,鞭炮声在远处炸响,有时候,他会约两个同学,都是漂亮的姐姐。我们在一个昏暗的舞厅里,男人和女人们都在跳舞,桌上如豆的红烛映红我们的脸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们都在迅速的长大,然后走着走着就把对方弄丢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一年,这位“阿滋猫爷爷”中考不理想,就到了湟水河对面的老家闭门思过。爸爸派我去陪他,我们晚上睡在一个草垫子上,草垫子被晒的发热。我整晚都担心会掉到草垫子下面的坑里。到第二天早上,才发现草垫子下面就是炕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闭门思过的时间里,“阿滋猫爷爷”自己做饭、我烧火,他炒的青椒味道还不错。我俩吃完饭,就没事干。院子里的黄花菜正在开,他带着我把花摘了晒在麦草上。一点点活儿干完,我们就顿生无聊。我们躺在草垫子上晒着太阳就睡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****惯了有大人的生活,和他独处时,孤僻的劲儿就上来了。我在太阳下山的时候回了家,把他一个人丢在老房子里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妈妈责备我,怎么不陪着他?她说,你从小就穿他穿过的衣服。每次去太太家,她都给我们收拾一点我们能穿的衣服。妈妈一直记得她的恩情,这些衣服温暖了我的童年。在寒冷的青海冬天,我不至于冻坏手脚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如今,好多年没有见过太太、太爷。太爷已经病故,时间太快,带走了生命中重要的人。时间太快,来不及追忆,烟消云散的生命就滑出了我们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命运给了我们相聚的机会。有一年,在上大学回家的火车上遇到“阿滋猫爷爷”,他带着漂亮的西安“奶奶”。除了惊喜,我们留了电话号码。我们聊了一路,聊起小时候,聊起家里……孤僻的劲儿犹如小时候,短暂的相聚我们又散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一散命运再也没有给我机会,10多年来,就这么散着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散着、散着,我们就成了陌生人。连一句谢谢和抱歉都不来及说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4.渐渐长大,乐都城也渐渐变成杂乱的小城。牛肉面最受欢迎,厨师们穿着白色的衣服,地上丢着一团团的卫生纸。乐都城人见面会打招呼:“吃罢了没?吃了啥了啊”这并不是关心你吃饭了没、吃的是啥,只是为“喧干蛋”(意即聊天)找到理由。吃固然重要,乐都城美食很多,传统的美食有着恒久不变的味道,有时也只有这些味道才提醒人们那曾经的美好时光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对乐都城浮光掠影的记忆,全部来源于高中的会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上高中会考时,妈妈不忍心再打扰年迈的太太。我就住到我二表哥家。二表哥家在乐都城一中的旁边,离考场很****。二哥、嫂嫂为人和善,在我上高中期间的每一次考试中都慷慨接纳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每天早上,都吃着嫂嫂给我做的荷包蛋,然后去考场。我考上大学那一年,我没等哥哥和嫂嫂下班就连忙回家。那时夏天的麦子已经收了,一排一排的码在地里。笑从心里面喷涌而出,我把车窗打开,在阳光中微笑,多少年积压在内心的重担随微笑消散。那一年我的确考上了大学,要离开乐都城到南方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在火车上哭得很惨,我第一次离家这么远。我并不知道,这一次离开就是长久的分别。乐都城就此会变成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巨变中的乐都城让人震惊。那些面孔也在发生着巨变,他们都老了,他们都长大了,他们从熟悉变成了陌路、他们都消失在我的怀抱中。我不忍思念,不忍回忆、不忍正视过去的伤口,我怕这伤口会像一道无尽的深渊吞没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就这么在荒芜的世界中寻找回家的路径,任凭可爱的乐都城变成了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挣扎着向前,一遍遍呼唤:乐都城,乐都城,我的城。声音在看不见的尽头反弹回来:“乐都城,乐都城,他的城”……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17:34:55
...楼主... [我也说一句]
471
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7-05-08
发帖:0+137

mitu19886[mitu19886] 楼主

我最****一次离开乐都城是2017年的3月份。那时,刚好白杨树的的芽孢泛绿、柳树的枝条发青,风中带着土和暖的味道……我从飞机上看着我生活了22年的城市,找不到它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还在一个夏天暴雨后的闷热中踏上过归途。暴雨过后,被雨水淹没又露出的路面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秽物。蓝色的施工挡板挡不住污水横流,人们从脚手架下穿行。汽车快速驶过的声响就在耳侧,乐都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城市化迈进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们离开一个城,然后想念它,然后再回去,陌生感蚕食着我们的记忆。周而复始,这个城,就成了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他的城陌生起来,高层越来越越多,同质化的城市生活蔓延在曾古朴的小城。我尽力的想她原本的面貌和我在她怀抱中时的生活,思绪在风中散开……1.“乐都城”之名,听说得自西周穆王。他在会西王母之时经过乐都城,很喜欢那里的温和的气候,于时说了一句“温谷乐都城”。于是这个温暖的地名就流传了下来。在距离我家下沟村不远的柳湾村,曾经震惊考古界的古人类遗址,给出了乐都城曾经存在古文明的证明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从此,乐都城4000多年的文明史经历了不同的朝代,“乐都城”也以不同的名字被写进历史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史料记载,秦汉以前,乐都城属羌戎地。汉武帝元鼎六年(前111年),汉军进入湟水流域,乐都城地区归入汉朝版图。

       乐都城

       汉宣帝神爵二年(前60年)设破羌县,属金城郡。公元399年,鲜卑秃发乌孤迁都乐都城,至公元414年被西秦所灭,乐都城基本上是南凉国的都城。南凉,这个旧称颇得老百姓喜爱,如也经常有人提起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北魏孝昌二年(526年),改乐都城郡为鄯州,移西都县于乐都城。隋文帝开皇十八年(598年),改西都县为湟水县,隶属鄯州(沿今乐都城)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唐高宗仪凤二年(677年),置鄯州都督府,督领鄯、河、兰、廓四州军政事务。开元二年(714年),唐置陇右节度使于鄯州,辖治陇右12州,使乐都城成为西北地区的政治、经济中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宋时,乐都城称邈川、湟州、乐州。元时,乐都城属西宁州。明代先后设碾北卫、西宁卫碾伯右干户所,清雍正三年(1725年)改为碾伯县。民国十八年(1929年)青海建省,改碾伯县为乐都城县,沿用至今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4000年前的乐都城掩埋进柳湾的墓葬中,出土的文物记载着那段文明。人们手拉着手,在红土做的陶器上跳舞,欢庆丰收或者狩猎有获。遗憾的是,我只在上初中时去过一次柳湾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初中时还学过一首王昌龄的诗“青海长云暗雪山,孤城遥望玉门关。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”虽然学者们说此“青海”非我“青海”诗中的豪情壮志却不言自明,而且因为提到青海二字,让我们学起来感觉特别亲切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边塞、关外,古来对青海边远的写进了诗里。有一年全国两会,青海以“在哪遥远的地方”为宣传口号,“遥远”的青海让内地人很陌生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上大学时,有人说“青海啊,是个好地方,那边的海很漂亮。”这自然是将“青岛”和“青海”混淆了。或者有人会说:“青海啊,是甘肃的省会是吧。”……如此种种的误解最初还想解释,后来任由他们说好。由此,属于青海腹地的乐都城更是鲜有人了解。湟水河也被误以为是黄河。然而,有一天,外地人这样的陌生感会出现我的心里,那一天或远或****,也许就在离开她22年之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可是,无论如何,外地人是怎样的缺乏了解和忽视,乐都城就躺在湟水河身边,沉默不语。我曾今深爱这里,并有着天然“乐都城的沙果子比你们的鸡蛋大”的优越感和骄傲。湟水河浸润的土地,****整肥沃,因此富饶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.我小的时候,并不知道乐都城是个县城。同班同学说,乐都城人在房间里拉屎,然后用水冲走。除此之外,就别无其他印象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第一次去乐都城是因为本家奶奶去世,爸爸被派去县城买菜。那天爸爸带着我和四姐还有几个伙伴去乐都城。拖拉机颠簸、阳光暴晒,几个人口干舌燥,可是看着倒退着的风景,我们已经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家盐城牌拖拉机那时还很新,我们在车厢里喊着,“爸爸四档、四档”。那曾是我们体验过最快的速度,拖拉机黑烟一冒速度加快,兴奋就传递到全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赶到乐都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,几辆拖拉机在一个馆子前面停下。大人们要吃面片,给小孩们每人点了一盘干拌面。细嫩的牛肉、绿色的葱花、劲道的面条,我们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盘干拌吃完了。那成了我吃过最好吃的干拌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馆子里的人们穿着白色的衣服,有的和面、有的拉面、有的煮面。最让我羡慕的是那个分配牛肉末的男的,他要是吃饭可能就是想吃多少舀多少。后来才知道这个馆子是乐都城闻名的大****。后来,不再吃到那样的味道,这馆子也跟我一样,青葱岁月总是消失的很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大人们吃完,把我们留在乐都城商场门口。我们冲进商场,凉凉的风从空气中吹过。水磨石的地板很干净,我们就坐在地板上,打闹着。营业员赶,我们跑出去,一会儿,又跑了进来。大人们很快就回来了,拖拉机拉着我们和蔬菜踏上返程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逛乐都城被写进社火。我一直只知道“逛乐都城”,却不知道逛拉萨的《逛新城》”,以为这歌的原创写的就是“乐都城”。歌词里有一句“新华书店真是好,里面摆满了……”等过了几年我去了乐都城,新华书店并没有歌词里传递出的光亮、宏伟。是一个矮矮的楼,店员的脸色难看,卖的都是给大人们看的书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一年,妈妈去乐都城办年货,从新华书店买回来****和****的画像,贴在我家南房的“中堂”的位置。我还记得周****穿着蓝色的中山服,安静的注视着淘气的我们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3.乐都城形象具体起来的时候,我们姐弟就渐渐长大了。我的三姐去乐都城考试,经常借住的在妈妈的爷爷、我的太爷家。太太为人和蔼,太爷是县里的领导,也没有架子。过年我去太太家拜年,都会收到压岁钱。太太有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儿子。是我的“爷爷”,因为姓阿,所以他外号叫“阿滋猫”。他的同学在楼下喊他,用城里的口音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听到喊声,他就带着我去广场上散步。“阿滋猫爷爷”会在伙伴面前说,让我喊他“爷爷”。他比我长几岁,他领着我从党校出发,一直走到广场。凹凸不****街道上,汽车经过时扬起灰尘,鞭炮声在远处炸响,有时候,他会约两个同学,都是漂亮的姐姐。我们在一个昏暗的舞厅里,男人和女人们都在跳舞,桌上如豆的红烛映红我们的脸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们都在迅速的长大,然后走着走着就把对方弄丢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一年,这位“阿滋猫爷爷”中考不理想,就到了湟水河对面的老家闭门思过。爸爸派我去陪他,我们晚上睡在一个草垫子上,草垫子被晒的发热。我整晚都担心会掉到草垫子下面的坑里。到第二天早上,才发现草垫子下面就是炕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闭门思过的时间里,“阿滋猫爷爷”自己做饭、我烧火,他炒的青椒味道还不错。我俩吃完饭,就没事干。院子里的黄花菜正在开,他带着我把花摘了晒在麦草上。一点点活儿干完,我们就顿生无聊。我们躺在草垫子上晒着太阳就睡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****惯了有大人的生活,和他独处时,孤僻的劲儿就上来了。我在太阳下山的时候回了家,把他一个人丢在老房子里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妈妈责备我,怎么不陪着他?她说,你从小就穿他穿过的衣服。每次去太太家,她都给我们收拾一点我们能穿的衣服。妈妈一直记得她的恩情,这些衣服温暖了我的童年。在寒冷的青海冬天,我不至于冻坏手脚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如今,好多年没有见过太太、太爷。太爷已经病故,时间太快,带走了生命中重要的人。时间太快,来不及追忆,烟消云散的生命就滑出了我们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命运给了我们相聚的机会。有一年,在上大学回家的火车上遇到“阿滋猫爷爷”,他带着漂亮的西安“奶奶”。除了惊喜,我们留了电话号码。我们聊了一路,聊起小时候,聊起家里……孤僻的劲儿犹如小时候,短暂的相聚我们又散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一散命运再也没有给我机会,10多年来,就这么散着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散着、散着,我们就成了陌生人。连一句谢谢和抱歉都不来及说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4.渐渐长大,乐都城也渐渐变成杂乱的小城。牛肉面最受欢迎,厨师们穿着白色的衣服,地上丢着一团团的卫生纸。乐都城人见面会打招呼:“吃罢了没?吃了啥了啊”这并不是关心你吃饭了没、吃的是啥,只是为“喧干蛋”(意即聊天)找到理由。吃固然重要,乐都城美食很多,传统的美食有着恒久不变的味道,有时也只有这些味道才提醒人们那曾经的美好时光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对乐都城浮光掠影的记忆,全部来源于高中的会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上高中会考时,妈妈不忍心再打扰年迈的太太。我就住到我二表哥家。二表哥家在乐都城一中的旁边,离考场很****。二哥、嫂嫂为人和善,在我上高中期间的每一次考试中都慷慨接纳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每天早上,都吃着嫂嫂给我做的荷包蛋,然后去考场。我考上大学那一年,我没等哥哥和嫂嫂下班就连忙回家。那时夏天的麦子已经收了,一排一排的码在地里。笑从心里面喷涌而出,我把车窗打开,在阳光中微笑,多少年积压在内心的重担随微笑消散。那一年我的确考上了大学,要离开乐都城到南方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在火车上哭得很惨,我第一次离家这么远。我并不知道,这一次离开就是长久的分别。乐都城就此会变成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巨变中的乐都城让人震惊。那些面孔也在发生着巨变,他们都老了,他们都长大了,他们从熟悉变成了陌路、他们都消失在我的怀抱中。我不忍思念,不忍回忆、不忍正视过去的伤口,我怕这伤口会像一道无尽的深渊吞没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就这么在荒芜的世界中寻找回家的路径,任凭可爱的乐都城变成了他的城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挣扎着向前,一遍遍呼唤:乐都城,乐都城,我的城。声音在看不见的尽头反弹回来:“乐都城,乐都城,他的城”……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♂浮华 终究只是黄土§誓言 只是差劲的笑话§完美 仅仅只是一场绚烂的烟花秀♀
2019-04-08 15:44:38
x
引用20楼@ 特雷西00 发表的:

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
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
主题: 我的回忆!
房车头条
  •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  • 扫描下载客户端

短信

x
收信人:
内容:
插入:  发送 
  • 默认

帖子奖分

奖分者: ( )

得分者:

奖励分值: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[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]

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

验证码: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奖分理由:

删除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要求删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理由:

扣除hp值:

宽带山警务室

用户反馈

        

内容:

已报名参加的人员: